流浪的俱乐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
  新华社北京4月20日电 题:流浪的俱乐部

  新华社记者马邦杰

  20日早晨,天阴阴欲雨。北京达阵棒球俱乐部偌大的球场上阒无一人,空空荡荡。这天,本来该有一群平谷的孩子来这里训练的。这里本该响亮着孩子们清脆的笑声。但他们不能来了,以后也不能了。

  球场正在被肢解。拆卸工人前一天把机器开进了球场,开始大规模拆卸工程。醒目的红土跑道上堆放着拆卸下来的围栏铁杆和护垫。

  阴郁的天空下,俱乐部老板燕军孤零零地站在场外,默默看着这片正在消失的球场。他说,在拆卸工人到来之前,他想多看一会这片球场,以及那里荣枯十年的一草一木。他的眼中充满了无奈和不舍。

  燕军难以割舍这片球场。这是中国大陆最大的棒球场,包括4片正规比赛训练场和一小块少年训练场。从2008年达阵棒球俱乐部成立至今10年有余,共有大约60万人次来这里训练和比赛。

  这里曾经孕育一个宏大的梦想——开办中国棒球职业联赛,后来发现严重脱离实际,连年亏损的现实迫使俱乐部改弦易辙,打通地气,经营草根。

  而今,这里是棒球爱好者的天堂,赛季期间,每逢周末,这里充满了欢声笑语。球场内举行的有日本、韩国驻京人员的棒球联赛,也有中国国内的棒球联赛,以及各种培训。

  俱乐部现在有注册的青少年学员100多人,定期来俱乐部接受正规的训练,其中就包括一群来自平谷的小学生。

  “棒球已走进平谷很多所小学,棒球正在那里扎根。”燕军说,“经过多年的培育,平谷的棒球文化氛围越来越浓郁,打棒球的孩子也越来越多。”

  燕军说,现在有四五十个来自平谷的孩子定期来达阵俱乐部接受训练。“每到周六,他们起得比平日还要早,我们安排车把他们拉到俱乐部培训一天,中午管饭,下午训练结束后再把他们送回去。每人每天收费30元,基本不赚钱。我们希望能为中国棒球未来培养更多种子,这对我们俱乐部的长远发展有益。我们眼光要放长远一些,不能只看眼前短期效益。”

  从达阵棒球俱乐部走出的学生,有些正在美国、日本留学。他们有因为棒球走出国门的,也有因为要走出国门而学习棒球的。

  燕军说,他希望将来棒球俱乐部的学员能够桃李满天下。

  棒球场内有大约1200棵果树,目前正是开花的季节。粉红的桃花和雪白的梨花,争奇斗艳,香气四溢,引得蜂蝶纷舞。

  球场被拆,果树却无法挪动。“这些果树都是2009年栽种的,伴随我们整整十年了。春天给我们开花,夏天给我们提供阴凉,秋天给我们结果。”燕军说,“但我却不能带它们走了,因为现在不是挪树的时候,若挪必死。只好把它们留在这里了。”

  球场内唯一裸露的地面是红土部分。那些红土是11年前修建球场时专门从外地运来的,和法国网球公开赛球场的红土同一土质。燕军说,他要把红土带走。

  球场被拆后,这片红土也将踏上了流浪之旅。但流浪何方,至今尚不清楚。

  燕军计划自己再造一块棒球场,也有可能到北京市里租一块废弃的足球场改造为棒球场。另外,平谷正在计划修建棒球场,他有可能把棒球俱乐部搬迁到那里去。也有可能,达阵棒球俱乐部分别在这三地运营。就像棒球场内大片大片的蒲公英秋季枯萎四散飘落的种子一样,达阵棒球俱乐部也将开始漂泊。

  棒球场地极端重视绿化,球场内除小部分特质红土外,其他部分必须要有草皮覆盖。“我们的新球场需要种草,等草长好后才能使用。”燕军说,“春季正是打球的最好时节,我们却连球场都没有了。”

  球场没有了,所有的培训计划也都被迫停止,包括平谷那群孩子的棒球训练。

  在达阵俱乐部球场开拆的前一个夜晚,燕军通过俱乐部公号发了一段文字:“为完成北京市政府百万亩平原造林计划,达阵顺义棒球庄园即日拆除。未来,这里是一片森林。”

猜你喜欢